http://guotaixf.net

肥水不流外田第9部分阅读,百合 h文 办公室里好深

百合 h文 办公室里好深

晚上活动,白天睡觉,这是妓女不变的生物锺。

从小区走出来後,路边昏暗的灯光流泻了一地,行人稀少的可怜。出租车懒洋洋地停在路边,辛苦了一天的师傅,趴在方向盘上睡著了,路口的红绿灯一闪一闪的,像十月里的星星。

走在昏暗幽静的柏油路上,更显得形单影只,从云浑身打了个冷颤。钱她是不敢带的,只有手机。暗暗地抓紧口袋里的手机,仿佛将它当成唯一的寄托,从云吁了口气,壮著胆子继续行走。

路过路灯晕泽的公园,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从云时不时地东张西望,就像一个寻找猎物的猎人。

倏地,眼角处一个模模糊糊的黑影吸引起她的注意。

还在犹豫著要不要走过去,身体已经自发地接近那团黑影。

走近一看,真是个男的,从云马上抖擞起十二分的J神。

眼见那个男人只是闲散地坐在公园一侧的水泥台上,双手撑於身体两边,双肩微微的耸著,昂头遥望天边,眼神毫无焦距,忧伤而落寞。

这样的背影,无端地让从云裹紧身上的衣领,一颗滚烫的心沈入冰河。

就好像看到三年前的自己,一个女孩漫无目的地游走在大街上,前方的身影中她看到了那熟悉的背影。

然後,开始在街头,追逐著那身影,结果,她还是追丢了。

不是他,都不是他。

“先生,做吗?快餐一次100。”从云流利地说著,这句话,她每天都在说,早已变成一句平常不过的口头禅。

眼尾扫到从云在月光折S下的Y影,男人转过头疑惑地看著她,“什麽东西?”

那是一张充满诱惑风情的脸,即使在昏暗的灯光下。

侧脸的线条很完美,很流畅,浑身隐隐散发出一种夺目的贵族气质,这个男人,满二十了吗?从云犹豫著。

情不自禁地盯著他的侧脸,眼神迷惘。

这个男孩有一双美丽的桃花眼,眼角微微扬起。

丝毫没料到对方的出神,男孩那微微闪烁的桃花眼怔怔地看向她,在她的身上淡淡流转。

这个女人的存在感就像一滴水掉入大海,无处追寻。

单眼皮的细小眼睛出神地望著他,就像对待一只易碎的玻璃。

那样温柔的眼神,让他的心脏突然一跳,这个丑女人不会把他当成她的前男友或者丈夫了吧?

管他是男人还是男生,只要满十八周岁就行,从云给自己打气。

“小弟弟,你....”斟酌了下,语气尽量委婉地问他,“你.....满十八周岁了吗?”

孰料,像是被触犯到什麽禁忌似的,男孩蓦地跳下水泥台,身形一晃,闪到从云面前,咬牙切齿地说“大姐!!....你说呢?!”

说到大姐处,故意停顿了好一会儿,锐利的眼神危险地盯著从云。

一米八几的身高,衬托著挺拔如树的身材,从云的身影完全被笼罩在对方高挑的身躯下,忙抬起头谄媚地笑著,“满,满,绝对满,小弟弟你长得真帅气,又有男子气又......”

“哼....”

被打扰到兴致,男孩无趣地转过头,斜了一眼喋喋不休的从云,厌恶地越过她的身子准备离开。

真是扫兴,遇到这麽一个烂俗的丑女人,他最烦那些没事在他身边乱嚼舌G的麻雀。

叽叽喳喳,不知道本少爷现在的脸上写著“生人勿近”吗?

见他离开,从云忙追上去,“小弟弟,快餐要嘛?”

“什麽东西?”虽然对这个女人有些反感,相对来说,他还是比较想知道她大半夜哪来的快餐。

见他一副不解的样子,看来这个男孩没找过小姐,不然怎麽会连行业里面最专业的术语都不知道,兴许是有女朋友帮他纾解欲望吧?

从云扯开嘴角,拉过男孩的手伸进下面的长裙里面,在茂密的毛丛中找到Y蒂,她熟练的抓起男孩chu糙的双手揉捻起来,暧昧地对他笑了下。

入手处女人两瓣轻微闭合的R片,几G毛又浓又卷均匀地分布在周围。

这个女人,居然……居然没穿内裤!

“该死!”

意识到这点,男孩“咯”地一声,全身绷紧,腹部的某个地方猛地一跳。

一只手又气又急地想要伸出来,从云哪里肯从。按著他的两G手指开始沿著狭长的花瓣的娇嫩花蕊里滑动了起来,爱抚她早已湿透了的花瓣,两只手指在花丛中旋回,搅绊著,而从那里发出了滋....滋的Y荡声音,那声音正是她那湿透而滴下的爱Y声。

“嗯.....啊.....好爽!啊...啊.....姐姐的Y蒂被你欺负的好爽.....”

另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滑过他微微隆起的裤头,RB已经开始硬邦邦的翘了起来。没有男人会在经过这麽强烈的感官刺激下还能不动声色的,除非他有隐疾。

“啊.....舒服.....啊.....啊.....好痒呀.....小弟弟.....你的宝贝好大哦.....”

果然,男孩急欲伸出的右手,有气无力地任由从云摆动。

敏感而凸圆玉润的小豆豆在他手指的间接抚弄下,逐渐的凸显了出来,从云按住他的食指轻柔的按住那个东西转动了起来,强烈的刺激让她的Y部紧缩了一下,眉头微蹙。

“要吗?只要100,姐姐的小X会伺候得你很爽的。”

浑身一震,竟然是个妓女,男孩嫌恶地推开准备巴上来的从云,恶狠狠地咆哮道,“滚.....”

“啊....”

从云脚下一个踉跄,被推到公园一侧的死角,显然男孩用的力道跟他的愤懑程度成正比。

脚裸处遇到强大的阻力撞上墙壁,流出一道细细的血柱。

按捺住疼痛,从云哇地一声,哭嚷起来,“哎呦,流血了,好痛,要死人了.....呜....呜.....死人了.....”

果然,男孩脚步一顿,回过头一看,那个女人手臂和膝盖都被磨破了,还渗著血,看起来不像假的。

心里如是想著,身子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漂亮的桃花眼冷冷地睨

百合 h文 办公室里好深
平凡女人的春天_第二章 小弟弟 _(图文无关)百合 h文 办公室里好深

在出租室里休息了几个小时,外面一阵劈劈啪啪的声响吵得从云没有一点睡意。

打开房门,从云便被大厅里对著搬运工指东画西的飞薇吓了一跳。

难道是她们的租期到了?

从云一吓,也顾不得衣衫不整,忙跑到手忙脚乱的飞薇面前,“怎麽了?我们要搬家了吗?”

没有搭理从云,飞薇继续指挥搬运工收拾东西上路。等那些搬运工走了以後,飞薇才偷空睨了从云一眼,脖子微微一倾,看起来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人,不屑地对著那些低等的小人物。

“谁说我们要搬家了?”

那是飞薇的生活习惯,并没有夹杂其它的意思,从云知道,所以丝毫不介意。

“那你怎麽大包小包的行李往外送?”从云指了指飞薇手上的包,看起来她好像要出门的样子。

“拜托,小姐,那是大包小包吗?只有两个包好吗?里面都是些比较重要的东西。”飞薇撇了撇嘴说道。

说完顿了顿,补充道,“有个老头,准备包我一段时间,这几个月你先住著吧。”

“那你以前的那些客人呢?”飞薇有没有被包养过她不知道,只是自从她们两住在一起从云还没见过哪个男人正大光明的养起了她。

“你觉得跟一个男人做爱好还是被多个男人羞辱好?废话,当然是晾著,没有我人家照样找别的女人,你稀罕你伺候去。”

“哦,对了,当然前提是人家肯要你。”

原本准备回话的从云喉咙一哽,不知道说什麽。她想问她会离开几个月,闷闷地自嘲一笑,那些有钱人,谁知道他们对一个女人的新鲜期会有多久呢?

她羡慕那些,陪伴在大款身边的女人,同样一次,她们所获得却是她的N倍。

因为她们有美丽的脸蛋,张扬的青春,妖娆的身材。

她们锦衣玉食,穿金戴银,而她,却只能将一次次廉价出卖後所得,小心翼翼的藏起来。

即使是同样出卖R体的女人,也分了三六九等。

无疑,飞薇是妓女中的上等。而她,便是其中的最下等。

瞧见从云发呆的傻样,飞薇知道她又在愣神,这女人,没事就喜欢顾影自怜,她不烦她可烦。

真不知道两个人怎麽会凑到一块,飞薇习惯X的点上一支烟,漫不经心地看著她,这才发现她身上带著伤,“你的手怎麽搞的?”

心想飞薇可能误会成是客人制造的伤痕,从云解释道,“昨天不小心摔了一跤。”

左手将燃到一半的香烟递到嘴边,凭感觉深深吸入一口烟雾,再优雅地缓慢吐出,大量的烟雾飞向身前的从云,飞薇看向笼罩在烟雾中从云,没有多问什麽。

“女人,我肚子饿了,去给我做饭吧。”

“啊?....又饿?....现在才早上九点多还不到中午啊.....”

怎麽有些人怎麽吃都不胖,而有些人明明吃的也没多少,她就是容易长R。

“真不知道你这麽大胃的人,每天吃那麽多怎麽就不会胖,怎麽我明明吃得还比你少,怎麽就......”从云不厌其烦地唠叨著,对於这点,是她最不平的。

飞薇扑哧一笑,原本烦躁的心情被从云孩子气的表情逗弄得一扫而空,明明一个二十六岁高龄的女人了,有时候发起唠叨起来竟是有趣得紧。

一个人的生活,从云是喜欢,甚至向往的。

飞薇走後,原本没有生气的小房子愈加显得冷清起来,每天毫无目的睡觉,吃饭,拉客,接客。

这期间,又接了几门不错的生意,都是些循规蹈矩的客人,爱抚,前戏,做爱,高潮,一层不变。

偶尔也有几个挑剔的,喜欢在妓女身上制造伤痕,要麽有怪癖的X虐倾向的。咬著牙配合X地做出享受的表情,简直让从云懊悔得场子都青了,要是早知道这些道貌岸然的男人如此难伺候,还不如当初不接,划算不来。

凌晨一点多,外面的雨断断续续地下个不停,站在屋里,透过窗户向外望去,眼前就像有一扇“不透气”的窗帘从天界挂下来,外边模模糊糊地,什麽都看不清楚。

行人打著各色雨伞行色匆匆,走在湿淋淋的道路上,从云叹了口气,今天估计不会有什麽客人了吧。

从云趴在窗前看著这场大雨,偶尔吹过的风带著点雨丝扑在脸上,沁凉沁凉的。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从云不禁疑惑起来,这麽晚了,会是谁?

透过猫眼瞄了一眼外面的人,对方浑身湿漉漉的,隔著一道破门直直地望入从云的双眼。

是那双眼睛,幽幽的、迷人而又深邃,摄人心魂。

看来是来找飞薇的,两个多月没见到他,从云还以为他知道飞薇不在这里了。

“先生,你是来找飞薇的吗?她不在这边了。”

“开门!”

没有理会从云的话,对方简单而利落的回应。

看对方执著的样子,似乎不信她的话,从云无奈地打开门,让他自个儿进来查证。

第一次正眼瞧他,没想到除了那双迷人的眼睛外,这个男人还有一副花哨前卫的外表,肤色偏白,一头细长乌黑的及肩长发嗒嗒的滴著水。

一张俊美的脸上,高挺的鼻梁,冷硬的薄唇,五官搭配得无可挑剔。

湿漉漉的水滴贴著他身上的紧身背心,肌R紧紧裹著身体,使得体形逐渐庞大,倒是安全感十足,偶尔不经意间又会流露浪荡不羁的气息,很容易令人目眩神迷,难怪飞薇这麽一个久经欢场的老手都昏倒在他身下。

从云的目光没有停留在他身上多久,便客气地领著他进来,人的相貌好看与不好看,似乎总是由上天来注定的。

出於待客之道,从云招呼他坐下,到浴室拿毛巾准备给他擦拭一下,出租室里面没有空调,恐怕他这麽湿淋淋的会感冒。

孰料,背後一双如剑的双眼正锐利地S向她,目测高度一五八公分,一头干燥泛黄的头发,苍白平凡的面容,中等偏胖的身材,一件暴露的吊带衫加上宽大的裙子,再往下,两只细白的短腿摇摇晃晃地走著。

多看一眼都会玷污了他的眼睛,邬岑希厌恶地撇开眼睛,仿佛多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