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guotaixf.net

好翁息肉欲m dz88 la,乡村小说很黄很污 让女生看了

乡村小说很黄很污 让女生看了下面湿文字

娇若玲珑得孔慈,已低吟出声,连连不堪血天君的挑撩,小小的粉缝已是,汩汩热液分泌而出。

听着啧啧有声的吸允,孔慈已是浑身火烧火燎,哀求道:“天君哥哥,慈儿好热好难受啊。”

血天君撤回头,看着满脸通红的孔慈,知道她已被自己挑撩的热火焚身,若是如此下去,她一定会憋坏的。

直起身时,血天君轻声道:“慈儿,哥哥这就给你解热。”

孔慈点了点头,亦是扭捏的自己扩开双腿,门户大开,鲜灵得粉缝尽展现在血天君眼前。

血天君一根手指轻轻点触在她粉缝上端得小豆豆上,轻轻一捏,便已让孔慈高呼了一声。

连连几下,孔慈飙出了一波热液,仅仅片刻,她竟已喷潮了。

原本平坦的小腹亦是连绵抖动,洁白玲珑的娇躯扭动着,粉缝一张一合下,似是在期盼血天君的进入。

“天君哥哥,让慈儿成为真正的女人吧。”不经挑撩的孔慈,下定了决心,说道。

听到她这般话语,血天君笑了笑,双手握住了她得脚踝,轻轻提起,整个人亦是伏趴了上去,凶器虽尽力缩小,却也犹如初熟得莲藕般茁壮。

上下研磨了一会,血天君轻声道:“慈儿,会很痛,忍着一些。”

孔慈轻嗯了一声,只觉身下传来一股撕裂和压迫感,她知道,血天君正试图将他那粗壮得凶器填补进自己的身体里。

感到紧窄的粉缝四壁紧锁着自己的凶器,血天君眉头挑起,一鼓作气猛得向前一顶,凶器顺势扎了进去,只听孔慈惨呼了一声,虽然有内力为她稍解点痛,但是完全扎入进去时,孔慈的脸都痛得扭曲了。

暂缓蠕动,血天君静静的让凶器在她粉缝里泡着,也在等待孔慈得适应,只要她得痛楚一过,那才开始得快乐,会让孔慈乐翻天得。

“夫君,你……”屋外传来了脚步声,公孙绿萼在门外喊了一声。

孔慈一惊,想赶紧和血天君停止,却听到血天君对着门外说道。

“没事,我一会在吃饭,和孔慈有些事要说。”血天君很自然的说道。

门外的公孙绿萼没有在说话,倒也没有离去得脚步声,血天君知道她在偷听,推倒孔慈是迟早的事,他也不怕公孙绿萼吃醋。

面目有些狰狞的孔慈,好一大会才算适应了血天君的巨大,扭着眉头,直哽咽道:“天君哥哥,差点要了慈儿的小命啊。”

“呵呵,我这么爱慈儿,怎会要了你的命呢,这男女之乐,在于享受,只是享受之前,一阵痛苦的煎熬,是不可避免的,也只有这痛,才能让你永远记住,我和你的这一刻啊。”血天君轻声笑道。

孔慈眼中闪着泪痕,激动道:“那天君哥哥说的快乐,我怎么就没感受到呢。”

血天君眉毛一挑,突然向后退了些,又向前一顶,如此轻微的循环,嘴上则解释道:“在我前后耸动时,我那凶器在你的粉缝里这么进出,便可让你感受到快乐,慢了不好,快些会让你很舒服。”

只是片刻,孔慈如狼嚎似的哼声,响彻整个房间。

公孙绿萼在外听得仔细,暗暗笑道:这小小孔慈可真够的,娇哼的功夫简直比自己还要好。

血天君的撞击着嫩嫩的粉缝,低头伸手在那小豆豆上轻轻捏了几下,另只手握住了孔慈得圣女峰,大力的搓按不停。

由痛苦到舒服,只是转瞬之间,孔慈感到一丝丝快意不断从下而上传向全身,仿佛骤饮美酒,陶醉在粉缝被血天君凶器粗暴撞击的极端刺激中,鼻中不由发出甘美的哼吟声。

看着孔慈一脸的幸福享受,血天君更加起来,抱起她,竟然站着在床榻上,双手托着孔慈的股瓣,身体向前快速耸动。

“啪啪”之声不断响起,孔慈似乎也在兴奋的不由自主的迎着血天君的撞击,约过了半个多时辰,孔慈全身巨颤,四肢如八爪鱼一样缠在血天君的身上。

见孔慈喷潮了,血天君亦没有在坚持,噗得把爱意全洒进了孔慈的粉缝里,许久才将她放了下来。

汗澈淋漓的一场激情,让孔慈浑身无力,娇喘着在血天君怀里,嘴上露出了甜美的笑意。

“怎么样?”血天君轻抚着她那被自己抓红的圣女峰,轻声问道。

孔慈得一笑,说:“还不错。”

血天君伸手在她腋下挠了挠,惹得孔慈咯咯直笑。

“天君哥哥,人家不敢了,很舒服,很舒服啊……”

和孔慈温存嬉闹了半晌,两人才出去吃了些东西,眼见公孙绿萼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血天君轻摇了头,示意她不要乱说话。

“血阁主,在不在?”就在血天君几人正吃饭时,屋外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孔慈娇声道:“天君哥哥,是红鸾来了。”

公孙绿萼盯着血天君,娇笑道:“不负责,人家找上门来了。”

“呵呵……”血天君笑了笑,起身走了出去。

刚到屋外,确实是红鸾来了,而跟着她一起来的,还有三个男人,苍山四鬼全来齐了。

血天君看着红鸾,不禁问道:“找我什么事?”

那银发得叫音鬼,擅用音律杀人,他也是苍山四鬼之首,只见他拱手道:“血阁主,雄霸帮主让我四人来,是想请你过去雄霸殿。”

“哦?请我何须你们四人来啊,那不是有下人使唤嘛。”血天君轻笑道。

音鬼仰头笑了笑,低声道:“故因雄霸帮主有要事找血阁主你商量,本是红鸾自己来的,我们顺路就一起过来了。”

血天君点了点头,说道:“那好,那就走吧。”

五人立即前往了雄霸殿。

刚进到殿里,血天君看到殿里已有了好几个人,除了风云和秦霜,还有雄霸的四大护法。

“天君,来,坐这里。”雄霸看到血天君,立刻起身,指着自己身边单立的一个椅子笑道。

血天君亦没有推辞,这雄霸对自己如此客气,其心里一定没什么好事,但是雄霸也有他聪明之处,就是没把血天君当作一般武林中人对待。

入座后,雄霸对着殿下站着的三个徒弟,冷声道:“风儿、云儿,今日是为师第一次下给你们任务。”

聂风平静道:“我定完成师傅交予的任务。”

步惊云还是那般冷酷,连说话的意思都没有。

这样的脾气,雄霸也已经习惯了。

“怎么?雄帮主,要给他们下什么任务啊?”血天君深知雄霸口中的任务之意思,但还是明知故问道。

雄霸捋着下巴的胡子,轻笑道:“没什么,只是最近天荫城外的夜叉村,出现了一个叫夜叉的鬼魂,危机了村里百姓的生命,我要聂风和步惊云,去查查,那夜叉到底是什么人,又在搞什么鬼。”

夜叉,血天君乍听这名字,一下想了起来,夜叉是雄霸的敌人,亦是雄霸把夜叉害的很惨,那夜叉村有夜叉池,想到这,血天君站起了身。

“雄帮主,我这人对什么都好奇,世上怎会有鬼魂呢,聂风和步惊云虽跟雄帮主学艺几日,但是人还尚小,如果雄帮主不嫌弃,我愿意带着他们一起去看看。”血天君凝声说道。

雄霸站起身,拍了拍血天君的肩膀,大笑道:“哈哈,天君,那老夫就谢谢你了,对了,秦霜也一起去吧。”

看着雄霸脸上的笑意,血天君又怎会不知他在动什么脑筋,秦霜是他收得最早的徒弟,亦是最衷心得一个,但是雄霸却不知道,秦霜得衷心,已经换了主人。

“雄帮主,我红鸾也要跟着去。”见血天君要去夜叉村,红鸾立刻也起身说道。

音鬼轻声斥喝道:“你去干什么,难道还要跟他斗一场。”

红鸾摇了摇头,笑道:“不是,我只是想去看看那鬼魂。”

雄霸其实只打算让风和云与秦霜,加上一个血天君去,但是红鸾请缨了,他立刻点了点头说道:“好,你也跟着去看看吧。”

佛中有夜叉佛,亦是邪魔雕刻,两头两身,却是连体得妖佛,而夜叉村有夜叉池而得命,本宁静了很多年的村子,近些天时常出现家畜和人死亡的事件。

“这就是夜叉池?”红鸾看着眼前一个大池子,里面尽是黑红的血水,还冒着气泡。

见她伸手要去触池里的血水,血天君连忙阻止道:“不可碰,这池水古怪的很。”

“血阁主,我们问了村里很多村民,他们都说晚上有惨叫从这传到村里去,而且有人白天见有人从池子里走出来,行尸走肉一样的血人。”秦霜轻声说着,自己和聂风问来的信息。

血天君皱眉道:“这里距离村子尚有千米,得多大的惨叫声能传过去,他们晚上都不休息的嘛,简直是瞎说。”

听他这么一说,红鸾和秦霜、聂风都笑了起来,只有步惊云一张脸冷着。

红鸾娇声问道:“天君,不,血阁主,那我们是先回天下会,还是在这村子里住下。”

看着一袭红裙的红鸾,血天君上前搂住她得腰肢,轻笑道:“找个地方我们独处啊。”

红鸾脸上一红,扭捏道:“血阁主,你……这……”

“呵呵,他们都是孩子,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血天君不以为然的说道。

秦霜三人立刻都捂住了眼睛。

见他们如此听话,红鸾奇怪道:“这三个娃,还真听你的话啊。”

血天君叮嘱道:“秦霜,你带着你两个师弟,去村里寻两间房子,就说是天下会来人,替他们消灭夜叉的,我和你们的红鸾姐姐,晚些会去村里找你们。”

“是。”秦霜说了一声,立刻与聂风和步惊云,向着夜叉村跑了过去。

离开了夜叉池,血天君牵手红鸾,走到了池子不远的一片小树林里,这里显然是那些村民种植得小树林,到处都显得很整齐,地上甚至连杂草石块都没有。

眼见此处很偏僻,红鸾娇声笑道:“你把人家带这里来,想干什么啊。”

“呵呵,那你要跟着来夜叉村,又想干什么得。”血天君反问道。

乡村小说很黄很污 让女生看了下面湿文字
(图文无关)神雕风云_第三百二十九章 《风云》养成孔慈 三_乡村小说很黄很污 让女生看了下面湿文字

进到暗香阁内,血天君刚要回屋休息,却看到暗香阁的迎客厅一角,一个孤独的弱小身影,只见那个身影得主人,此时正一手拄在下巴上,头一低一抬得打着盹。

笑着走了过去,看到是孔慈,血天君连忙褪下自己的长袍,替她披在了身上,他没有想错,会有人等他回来,却没想到不是公孙绿萼,也不是另外三个仆人,而是小小的孔慈。

血天君轻微的动作不能在小了,但还是让打盹的孔慈一下惊醒了过来,看到身边的血天君,和自己身上的长袍,孔慈连忙站起来,歉意道:“主人,你回来了,我……我不是困了,只是……”

“傻丫头,不是让你好好休息了嘛,不听话,要是我一夜都不回来,你岂不是要在这里坐一夜。”血天君轻抚着她的脑袋说道。

孔慈脸上一红,低声道:“没事的,只是慈儿担心主人。”

摇了摇头,血天君轻声笑道:“说了,不要叫我主人,叫我天君哥哥吧,这么晚了,你去睡吧。”

见血天君转身要回屋,孔慈娇声喊道:“天君哥哥,我准备好了热水,你不洗一洗嘛。”

“哦,呵呵,你要是不说,我还真忘了,跟红鸾一起,确实出了一身汗,你去休息吧,我自己来就行。”血天君点了点头,径直朝着暗香阁的沐浴房间而去。

他前脚刚进屋,孔慈后脚已经跟了上来。

刚要褪衣得血天君回头看着孔慈,笑道:“我自己会照顾自己的。”

孔慈却不依道:“天君哥哥,就让我服侍你沐浴吧,这是我应该做的。”

“真不用了。”血天君挑眉认真道,其实他倒是想让孔慈留下来服侍自己,但是邪恶的自己,要是真的动了邪念,那这么小的孔慈岂不是要遭殃。

他的话本是好意,但是在孔慈听来,倒成了另一番意思。

凝眉看着血天君,孔慈娇声问道:“天君哥哥,是不是闲慈儿手脚笨,服侍不好哥哥。”

“这说的什么话,哥哥绝无此意,那好吧,关上房门吧。”血天君不再拒绝,反正这孔慈日后还是自己的女人,要是真的想现在就占有她,只要送进极乐界几个时辰再出来,九岁的孔慈必当成为十八岁的模样来。

孔慈回身关上房门,刚回头就看到血天君正褪着身上的衣物,当他上身发达的肌肉显露出来时,孔慈脸唰下又红了起来,早就在天下会做了几年仆人的孔慈,亦在天下会见过很多赤身练武的男人,但是血天君的肌肉棱角,却是完美的一类。

血天君刚要褪下短裤的手停了下来,笑看着孔慈说道:“别这么看着我,不然我怎么好意思全脱光啊。”

“哦……”孔慈一怔,赶紧背对着血天君,小心肝却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她虽是个九岁女娃,但是对男女之事的了解,尚已到了知吾不知得地步,当然不是她看过和见过,而是那些资历老的女仆人,总会在小仆人面前,提及她们和天下会那些守卫和男人的一些荒唐事。

一声入水的声音后,孔慈才姗姗转过身,看着血天君身子进了木桶里,连忙走上前去,站在一边静待血天君的差遣。

血天君很舒服的把头靠在木桶边,长发亦都垂在了桶外,看着身边站着的孔慈,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自己的脸,血天君不禁笑道:“看什么呢?”

“没……没什么。”孔慈摇头娇笑道。

她不看自己,血天君却开始打量起了她,古代女孩与现代女孩的不同,就是古代女孩的过早也过成熟,这或许就在于古代的原生态食物和苦生活,让这些小年纪的孩子,很早就在家里担了一家之主的责任。

不得不说,孔慈才九岁,身材不算丰腴,但是那藏在白裙下得圣女峰,却已经高耸的像两个刚出炉的小馒头,各自足有一米五出点的她,挺拔的身材也是好看。

“哎,慈儿,有许配人家了吗?”血天君突然这么问道,整个人也趴在了木桶上。

见他这样问,孔慈苦笑了一声:“人家还没到那个时候,就算到了婚嫁的年纪,慈儿也不想嫁。”

嘴上说着,孔慈已站在了血天君的身后,拿起搓布,为他搓起了颈部。

血天君不觉她的手劲小,因为他身上几乎一尘不染,哪有什么灰尘让她搓,只是享受小手的轻搓,也是一种很快乐的事情。

听孔慈的话意,血天君追问道:“为什么不想嫁啊?”

孔慈和血天君已相处几日,也知道他是一个很和蔼的主人,与他这几日得聊天,孔慈可是几年都没说过这么多话。

“因为没有喜欢的。”孔慈娇声道。

血天君朗声笑道:“哈哈,慈儿这么小就是个美人坯子了,长大了定是个美女,要是天君哥哥我年纪与你相仿,见到你,一定抢你做老婆。”

孔慈心又急速跳了起来,搓灰的手也停了下来,一双眼睛盯着血天君的长发,失神的看着。

血天君回过头,看到她脸上的表情,连忙道歉道:“慈儿,是天君哥哥说错话了,我只是有感而发。”

轻摇着脑袋,孔慈两腮的晕红衬托着她的可爱,一双丹凤眼迷离的看着血天君的眼睛,娇羞道:“天君哥哥,你真的认为慈儿很漂亮吗?”

“当然了。”血天君看着她重重点头说道。

孔慈抿嘴一笑,娇真道:“绿萼姐姐说的一点没错,天君哥哥的嘴每天都像抹了蜜似的。”

血天君一愣,疑惑道:“公孙绿萼跟你说什么了?”

沉默了一下,孔慈犹豫半晌才娇声说道:“绿萼姐姐说,你是一个好男人啊,不管是女孩还是女人,到了你得面前,都会被你迷倒,所以她让我们几姐妹,小心……小心天君哥哥。”

“小心我什么?”隐约得,血天君想到了一点,那就是公孙绿萼没有对孔慈和另外三个小女仆下药,但是却用语言,开始哄骗她们,甚至可以说是调教。

孔慈不语,站到了血天君的对面,伸手示意让他靠在木桶上,血天君一靠在木桶上,孔慈立刻探身,一手捧水撒在他脖子处,让水向下滑去,另一手带着搓布为他搓起了前面。

看着面赤耳红得孔慈不敢看自己,血天君心里一阵压抑不住的躁动,那小嘴唇的主人似乎有所察觉,搓灰的手丝毫没有规则,简直就好像是在血天君身上挑撩一般。

如此暧昧的场景下,血天君哪还犹豫,公孙绿萼一定为自己铺好了路,他一狠心,突然探身一把搂住了正在为自己搓灰的孔慈脖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下,将自己那张炽热的唇印在了她娇小的上。

木桶外站着的孔慈,大脑突然一片空白,任由血天君地拥吻着,她不懂这是在做什么,但是自己的唇与血天君的唇仅仅地贴在一起,那滋味却刺激着她幼小的心灵。

只是刹那间,血天君撤回头,脸上笑着,拉住了孔慈的手腕,轻松一提,将她更个人提到了空中,站起身,立刻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也不管自己身上的水沾在了孔慈的身上。

“唔,天君哥哥,你……”孔慈哪想到血天君会这样做,她激动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听劝,回去休息。

血天君重新蹲了下去,孔慈亦随着他下蹲而站在了木桶里,两人的眼神对视,血天君轻声说道:“慈儿,等你长大了,做我老婆好不好?”

孔慈脸上露出惊讶,只是她对血天君的第一印象,已经好到了极点,整个天下会最俊逸不凡的男人,而且血天君来到天下会,立刻把自己从火海里救了出来,若是以前,她不知道是挑水洗衣,还是去山上砍柴,而现在,她每天吃的好,睡得也好,到了外面,和自己一样的那些仆人,没有一个再敢小看她。

“好……”孔慈不受控制的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娇呼。

嘴还未闭合,血天君竟有亲吻了上来,他的舌也在一瞬间,钻入了孔慈的小嘴里,上去就是一阵肆无忌惮的,而孔慈那少女的清香气息喷在了血天君的脸上,让血天君更难忍无法收住手。

怀里的孔慈因为血天君的挑撩,整个人瘫软在了他的怀里,喉间不经意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银靡。

毕竟孔慈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亲昵的抱住,并被亲吻,所以她脸上还是十分得羞涩表情,娇小玲珑得身子似乎是因为紧张而轻轻的颤抖着。

血天君的深吻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他轻抚着孔慈发烫的脸颊,让她的双眸得意和自己灼热的目光对视,只是孔慈羞涩的躲闪了几下,最后索悻闭上了眼。

看着孔慈一脸的娇羞,和那欲拒还迎的表情,令血天君难以控制躁动的邪念,而且怀里的孔慈,还是个小,如果品尝她,那滋味绝对不同却又很刺激。

湿身得孔慈,身上若隐若现得透出了圣女峰和下面的倒三角,血天君暗恨自己的粗心,虽然里面是真空得绝大,但是血天君知道,自己来到了暗香阁,还真没给孔慈和另外三个小丫头,添置过什么衣物和首饰,这本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主人要做的,而血天君却是个,可以倾尽所有,也要博得红颜一笑的极品男人。

女人是用来宠惯得,血天君深知这个道理,而眼前之事,让他哪有时间想其他,看着曼妙的身材,血天君伸手到了孔慈的腰间,刚要拉开她的细带,却被孔慈按住了。

孔慈知道血天君要对自己做那事情,连忙说道:“天君哥哥,不要呀,人家……人家还小。”

血天君本想着孔慈会羞涩地答应,可是没想到却被她拒绝了,但是他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对自己的冲动有些自责,孔慈尚小,养成可以,若是真的吃了她,势必会让小小的孔慈,害怕男女之事。

想到这里,血天君脑海里,立刻浮现了一个绝美的好主意,看着好像对自己有歉意的孔慈,他轻声说道:“慈儿,我亦不会逼迫你,但是我想让你先品尝一下男人的滋味。”

男人的滋味,孔慈一脸困惑地问道:“天君哥哥,你要我做什么呀?”

见她全然不明白,血天君笑着站起了身子,随着他站起,要比她低一半的孔慈,眼睛立刻看到了他腿根挺着得凶器,巨大的凶器表露青筋,大大得蘑菇头闪着光泽,这就是男人的庞然大物,就是这东西,让女人死去活来,孔慈听说过,却还是第一次看到,心里是又羞又怕,因为血天君的尺寸太吓人了。

“用它品尝一下这个滋味。”血天君指着孔慈的嘴唇,又指了指自己的凶器。

孔慈一脸羞涩地说道:“是,天君哥哥。”

看着小小孔慈稍微蹲下了一些身子,双眼直视着眼前的凶器,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启了小嘴唇,闭着眼将凶器之端的蘑菇头,很勉强的吞到了嘴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