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guotaixf.net

20个单身母亲的讲述,惩罚塞东西 看完下面流水的

惩罚塞东西 看完下面流水的小说了

晚上七点钟,林天羽便开着车子来到了程素琴一家所在的小区。

因为没有程素琴一家的详细地址,林天羽只能打了个电话给伊霜。

伊霜的电话那边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霜儿谁啊!」

「爸,是宁姐姐的男朋友,他今天来我们家吃饭!」伊霜边走边说,走到了一个角落里说道:「姐夫,你在这里呢?」

「就小区门口!」林天羽笑着说道。

「哦!那你等着我,我去接你!」伊霜说完就挂掉电话。

林天羽坐在车里等了一会,没过多久便看见一个身着连衣裙,扎着头发,充满青春气息的伊霜站在小区门口。

「小霜霜!」林天羽朝伊霜招了招手。

伊霜看见了林天羽脸蛋上扬起了一抹笑容,急步走了过来,说道:「姐夫!」

「小霜霜,有没有人告诉你,晚上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林天羽走下车,笑眯眯的说道。

伊霜脸蛋一红,娇媚的白了林天羽一眼嗔怪道:「姐夫!」

「哈哈!」林天羽笑着拦住伊霜的腰肢,大手很是习惯的在伊霜饱满小巧手感十足的臀瓣上面手法娴熟地抚摩揉捏了两下,揉捏得伊霜的娇躯也忍不住轻轻颤抖了一下。

「姐夫,别这样,要是让别人看见了,不好!」伊霜忍不住嗔怪道。

「没办法,谁叫我的霜霜实在是太漂亮了呢!」

伊霜听着姐夫如此深情款款的温言软语,感受着他越来越紧的搂抱,清晰地闻着他身上浓烈的男子汉的阳刚气息,还夹杂着男人的汗味,她听得耳热心跳,感觉到他的生理的反应隔着薄如蝉翼的连裤丝袜正好顶嵌在她的玉腿之间的沟壑幽谷。

「姐夫,我们进去吧!」伊霜春心勃发,娇羞妩媚地依偎在林天羽宽阔强壮的胸膛前,头温顺地倚靠在他的肩膀上,温柔似水地轻声说道。

林天羽欣赏着伊霜春心萌动的媚态,国色天香,青涩可爱,此时透出一分骨子里的风骚和青苹果的风情,林天羽情不自禁地用手爱抚着她的白皙圆润的面容,当他的手指抚摩到她的光滑的下巴的时候,杨伊霜动情地微微张开樱桃小口,娇喘吁吁,吐气如兰。

林天羽顺势将中指爱抚上她的柔软娇嫩湿润的嘴唇,她居然毫不顾忌地张口将他的手指含了进去。

林天羽动情地喘息粗重,手指在她的柔软温暖滑腻的口腔里面抽动,另一只色手狂野地抚摩着揉搓着她的丰满浑圆的大腿和饱满凸凹的沟壑幽谷。

伊霜也动情的喘息着,吮吸舔弄着林天羽的中指,两条雪白柔软的胳膊搂抱住他的虎背熊腰,双手在他的背部上面抚摩着。

林天羽看着眼前春心荡漾的阿姨,他欲火高涨,几乎要将她就地正法。

「姐夫!」伊霜却吐出他的湿漉漉的手指,媚眼如丝地喘息呻吟道:「妈妈还在等我们呢,我们回房间!」

跟着伊霜走进陈素琴的房子里,刚打开门便看见一个戴着眼镜,手上拿着一份报纸的近五十岁的男子。

男子听见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抬起头,看着林天羽说道:「你就是宁儿的男友吧!」

「是的,叔叔!」林天羽恭敬的说道。

「不错,长的是一表人才!」男子脸上带着一丝笑容。

「谢谢叔叔夸奖,霜儿长得也很可爱。」林天羽笑着回答着,并没有什么拘谨。

「天羽,你来了!」陈素琴从厨房走了出来。

陈素琴一上身穿着一件竖格子的衬衫,合体的衬衫,紧紧的包裹在她的身上,使得她曼妙的身材,尽情的展现在了林天羽的面前,一对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女峰,将衬衫给高高的撑了起来,在陈素琴的胸前划着优美的孤形,诱惑着林天羽的眼睛。

也许是天气太热,又加上在家里的缘故,陈素琴的领口开得很低,一大片雪白的皮肤露了出来,露在外面的那一片皮肤,看起来是那么的光滑,那么的娇嫩,那么的诱人,而透过衣领,林天羽似乎都能隐隐的看得到陈素琴领口之下那一对高耸着的玉女峰所形成的迷人而深邃的深沟。

陈素琴的纤腰盈盈一握,让人感觉到随便一阵风,都能将她给吹弯一样的,但是腰身之上,却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真是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陈素琴的腰身虽然纤细,但是一个正在黑色及膝短裙的包裹之下的美殿却又显得丰腴而充满了张力,在黑色短裙的包裹之下,林天羽感觉到,陈素琴的翘臀看起来是那么的浑圆挺翘,弹性惊人。

陈素琴见林天羽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微微一红,心里啐骂,这个小混蛋,也不知道遮掩一些,轻声咳嗽了一声说道:「天羽,你先坐吧,饭菜马上就好!」

「谢谢琴姨!」回过神来的林天羽也知道自己太过于显露了,连忙恭敬的说着,恰好看见陈素琴一个正在黑色短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美臀在自己的面前扭动了起来。

林天羽看到,陈素琴每走动一下,两片臀瓣便会绷紧起来,而黑色短裙也会紧紧的贴在陈素琴的美殿之上,而陈素琴抬动身体的时候,林天羽能看得出,在陈素琴的双腿和美殿交接的地方,似乎正有两个倒三角型的轮廓,在那里若隐若现了起来,林天羽当然知道,那正是包裹着陈素琴身体最隐密的地方的贴身衣物的痕迹了,看到这里,林天羽不由的在心中臆想着陈素琴的贴身衣物的样子,想到陈素琴的身段是如此的诱人,而那里的风光,也不知能迷倒多少男人,林天羽的心不由的蠢蠢欲动了起来。

「我去帮妈妈的忙,姐夫你和爸爸聊一会!」伊霜也跟了过去。

客厅里只剩下两个大男人。

伊霜的爸爸是个搞研究的教授,根本就不善与人攀谈,林天羽也不喜欢和一个男人说话,两人只好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今天天气真不错的客套话。

惩罚塞东西 看完下面流水的小说了
御女天下艳海风波_第432章赴宴_(图文无关)惩罚塞东西 看完下面流水的小说了

骆冰冰两手死命的抓着林天龙的肩头,一双修长美腿更是紧紧的缠着林天龙的腰部,浑身急遽抖颤,一阵强力的收缩紧,好像要把林天龙的给断般,深处更紧咬着顶端不住的吸,吸得林天龙浑身急抖,真有说不出的酥爽,一道热滚滚的春水自深处急涌而出,浇得林天龙不停抖动,只听林天龙一声狂吼,一挺,紧抵住深处,双手捧住骆冰冰粉臀一阵磨转,双眼看着时骆冰冰的姿态。

忽然肩上传来一阵剧痛,原来骆冰冰受不了的极度快感,竟然一口咬住林天龙的肩膀,差点没将整块肉给咬了下来,经此一痛,居然将林天龙那的念给按捺住了,经过绝顶后的骆冰冰,身的力气彷佛被空似的,整个人瘫在林天龙的身上,哪里还能动弹半分,只见骆冰冰玉面泛着一股妖艳的红晕,星眸紧闭,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抖着,鼻中娇哼不断,迷人的红唇微微开启,阵阵如兰似麝的香气不断吐出,整个人沉醉在的快感中。看着骆冰冰这副妖艳的媚态,林天龙内心有着无限的骄傲,虽然还是硬涨涨的叫人难受,他还是不想再启战端,骆冰冰那柔软如绵的娇躯紧紧的靠在他的身上,前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在他膛轻轻的磨擦,更令林天龙感到万分舒适。

慢慢的扶起了骆冰冰伏在肩上的粉脸,肩膀上被咬的地方还留着阵阵的刺痛,看着骆冰冰绝美的脸庞,红艳艳的樱唇微微开启,唇角上还留有一丝丝的血迹,更添几分妩媚的气氛,只见骆冰冰还处于半昏迷的状态,身软绵绵的任由林天龙摆布,一张嘴再度吻上了骆冰冰微张的红唇,一手在骆冰冰有如丝绸般滑腻的背脊上轻轻爱抚,另一只手仍留在骆冰冰内缓缓的活动着,更在骆冰冰花瓣内不住的跳动,只见后的骆冰冰仍沉醉在飘渺的馀韵中,口中香舌本能的和林天龙入侵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对林天龙的轻薄丝毫不觉。

约略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林天龙只觉骆冰冰秘花房内的蜜汁再度缓缓流出,口中的娇哼也渐渐急促,甬道更不时的收缩紧,林天龙慢慢的将骆冰冰抱起身来,骆冰冰本能的将手脚缠住林天龙的身体,林天龙就这样的抱着骆冰冰在山洞内到处走动。

在一阵颠簸之中,骆冰冰渐渐醒了过来,一见林天龙毫不放松的继续对自己进行肆虐,不由得一阵慌乱,极力想要挣脱林天龙的魔掌,口中急忙叫道:“啊小坏蛋不要这样放开阿姨不行”

双手不住的推拒着林天龙的肩膀,一颗头不停的摇摆以躲避林天龙的不断索吻,谁知林天龙一阵哈哈狂笑的说:“放了你,这不是开玩笑吗?能和骆阿姨你共效于飞,这可是千金难求的好机会呢,更何况你过瘾了可是我还没过瘾呢,来,我们再来。”

话一说完,就是一阵急顶,在内的手指更是不停的抠挖。

此刻的骆冰冰身酥软无力,再加上林天龙的及手指仍留在和内,走动颠簸之间一下下冲击着深处,才刚经历过快感的骆冰冰哪堪如此刺,难耐阵阵酥麻的磨擦冲击快感,骆冰冰渐渐的放弃了抵抗,双手无力的扶在林天龙的肩膀上,认命的接受林天龙的狎弄奸,骆冰冰口中的叫声也越来越大

看到骆冰冰终于放弃了抵抗,开始主动的迎合自己的动作,林天龙这时也觉得有点累了,再度张嘴吻向骆冰冰的樱唇,慢慢的抱骆冰冰放回草地上,就是一阵狂猛送,双手不停的在骆冰冰一对坚实的上揉捏爱抚,再度将骆冰冰得咿呀直叫,由内传来的阵阵冲击快感,一下下有如撞到心口般,将所有的理智、羞耻撞得烟消云散。

只见骆冰冰的双手双脚,犹如八爪鱼般紧紧的缠在林天龙的腰上,柳腰粉臀不住地摇摆上挺,迎合着林天龙的,发出阵阵“”急响,骆冰冰口中不停的叫着:“好舒服快啊再来我哦好美啊不行了从没怎么爽过啊太好了噢我吧”

一张迷人的樱唇,更主动的在林天龙的嘴唇、脸庞及膛上不停的狂吻着,双手天龙的背上猛抓着

大约过了盏茶时间,只见骆冰冰身一阵搐抖动,两脚紧紧的住林天龙的腰部,口中一声长长的尖叫:“不行了了”

骆冰冰柳腰往上一顶,差点把林天龙给翻了下来,林天龙只觉被甬道周围强力的收缩绞紧,真有说不出的舒服,一阵阵酥酸麻,忍住那股酥麻快感,急忙抱起骆冰冰的粉臀,在一阵急速的后,将一道大直顶在上,顶的骆冰冰身急抖,一张口,再度咬上了林天龙的肩头,双手双脚死命的搂住林天龙的身体,甬道蜜汁从中急涌而出,热烫烫的正面浇在林天龙的大上,烫得林天龙一阵抖动,几乎出来。

林天龙身大汗,将顶在上暂停动,整个人伏倒在骆冰冰柔软的上稍侍休息,感觉整个脑海中一片茫没犹如登临仙境一般,后的骆冰冰早已昏睡过去,只见骆冰冰面色潮红,长长的睫毛不住闪动,正在羞涩地享受不由自主的后的余韵,骆冰冰雪白柔嫩的迷人胴体呈大字形的横陈在草地上,一片狼藉,这是林天龙是刚刚的成绩。

林天龙终于享受到了极品美妇骆冰冰,感觉是那么的美妙,那么的令人回味无穷,林天龙连续奸污骆冰冰后,在骆冰冰花瓣内的不知如何竟越发有力,随着林天龙坚硬的从骆冰冰花瓣内出,也带出了骆冰冰体内的,看着草地上留下的自己的,骆冰冰意识到自己已被大男孩小坏蛋奸失身,骆冰冰感到无比的悔恨和羞耻,自己的贞洁的身体被眼前这个小坏蛋所获取,更为甚者,在被林天龙时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都出卖了自己。

身每个部位都积极配合着林天龙完成了床事,骆冰冰悔恨自己达到了,被林天龙吞喝了自己分泌的蜜汁,骆冰冰不能原谅自己刚才娇柔、亢奋的声,这一切比失身更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丈夫闻泰来。可是的感觉又是如此动人,骆冰冰内心甚至希望林天龙对自己的奸污永不停歇,此时林天龙感觉自己的在骆冰冰的甬道内涨涨的很不舒服,忽然灵机一动,将骆冰冰的胴体抱到旁边的青石板边,林天龙的手引导骆冰冰双手扶在青石板下缘,如此能使骆冰冰的臀部翘起适合从背后的角度,骆冰冰这时像羔羊般的驯服。

当林天龙将坚硬的大在骆冰冰跨间湿滑无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